冬夏旅游网 www.imvper.com

为国家算好经济账 周恩来的“加减乘除”

编辑: 小编 时间: 2019-07-04
内容摘要:  同时充分运用“710”督办系统等信息化手段,推行第三方抽查评估,提高督查质量。形式做减法,内容做加法。多地在落实《通知》提出的“调查研究、执法检查等要轻车简从、务求实效,不干扰基层正常工作”基础上,还

同时充分运用“710”督办系统等信息化手段,推行第三方抽查评估,提高督查质量。形式做减法,内容做加法。多地在落实《通知》提出的“调查研究、执法检查等要轻车简从、务求实效,不干扰基层正常工作”基础上,还对调研时间、规模、方式严格控制,坚决反对“盆景式”调查、“花架子”研究。陕西明确,省委常委每年调研不少于60天,提倡蹲点式、解剖麻雀式调研和不打招呼、不要陪同的随机调研。坚决杜绝为迎接调研制作展板、装饰布置等现象,不悬挂欢迎横幅或用电子屏显示欢迎标语,不使用无线话筒、耳麦和便携式音响。

2018年10月31日,世界银行公布的2019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,中国排名大幅提升,从78位提高到46位,成为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经济体之一。同时,今年6月底之前,我国还将再次修订发布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、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、鼓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。

所谓“加减乘除”,就是算经济账。

周恩来历来重视算账,擅长“加减乘除”,是这方面的典范。

他曾说,国家大,这个家不好当,领导者必须注意算账。 周恩来在1957年曾说过,“中国的物力,说起来是物产丰富,但是也不能那样简单地看”。

对此,他没有讲什么大道理,而是直接拿数字来算账:“我们这个国家有这么几个数目字,就说明不是轻易可以建设得好的。

六万万人口的国家,这样多的人口的国家,而我们现在可耕地只有十六万万亩。

拿我去过的南亚的一些国家来比,只有东巴基斯坦那个地方人口密,耕地比较少,跟我们几乎相等。 除那个地方以外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我们耕地少的,都比我们耕地多,有的多了一半,有的多了几倍。

我国人口跟可耕地面积比,平均每人不到三亩。

城市人口不算,三亩多一点,要是五口人一家,一家就是一公顷,而人家总是一公顷半或者二公顷,乃至于十几公顷。

至于欧洲国家的人均耕地那就更多了!”(《艰苦奋斗,建设国家》(1957年3月19日),《周恩来经济文选》第346—347页)在此,周恩来提醒人们,我们“必须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”,必须精打细算,“浪费是不许可的”。 经过他的一番“加减乘除”,相信与会者对我国耕地紧张的严重状况会有更深刻的印象,对于节约土地、艰苦奋斗的思想会产生更加强烈的认同感。

关于算账的重要性,周恩来曾强调说:“中国有两件事情,一件是除法,一件是乘法。

”他所说的“除法”,就是把生产增长的数字除以人口数,增长就不多了,所以生产要用除法。 生产的账不能孤立地算,而必须跟人口、劳动力的安排、效益等方面都联系起来算,才能符合实际。

他所说的“乘法”,就是把每人消费的数字乘以人口数,那消费就不少了。

这一个乘法,一个除法,对于中国这个落后的人口大国尤其重要。 他时时提醒人们:只要把中国的人口和产量、产值、铁路长度计算一下,就可以知道中国还很落后。

单独算产值觉得很大,可是按人口一分,就显得不多了。 “除法”和“乘法”可以用来算我国生产和消费的账,而在分析资源和人口问题时,周恩来用的则是“减法”和“加法”。 1962年2月,他指出,12年来为了搞建设,占用的好地超过2亿亩以上。

而12年来,开荒不过1亿多亩,增减相抵,少了1亿多亩好耕地,严重影响了农业,很不划算。

对为什么要实行计划生育,周恩来也是通过算账来进行说明的:我国人口现在平均每年增长2%左右,就是每年1000多万人,数字非常可观;而粮食平均每年增长3%左右,增长量却并不大。

1963年,周恩来指出,过去15年出生的婴儿共22500万人,每年都需要安排就业升学。

这些已经生下来的就够我们为之奋斗了,再这样发展下去,年年递加,包袱会越来越重。

因此,计划生育,控制人口过度增长,势在必行。

一个国家除了有“经济账”外,还有“政治账”。

两本账同等重要,也往往难分彼此。

由于长期养成了理性思考、周密计算的习惯,即便是在“大跃进”时期大家普遍“头脑发热”的情况下,周恩来对一些违反经济规律的情形也不轻信,对一些不正常的倾向有着比较清醒和敏锐的观察。 例如,“大办钢铁”时,河南新乡市一天放出生产生铁102万吨的高产“卫星”。 周恩来得知后算了算账说,我们在鞍钢,炼一吨生铁,贫矿石要三四吨,炼焦用煤要二三吨,加上石灰石、辅助材料等要十多吨。 河南新乡一天生产102万吨生铁,要1000多万吨运输量,这怎么可能呢?周恩来不仅自己算经济账,还要求财政工作者也要时常算经济账,做“加减乘除”。

例如,他要求他们要训练自己对数字的记忆能力,一般要能记住两三年内国家财政预算的重要数字。 他还要求身边的工作人员熟记各种统计数字,开会时要带上国内外的各种统计手册,以备随时查询。

这样一来,那些“胸中无数”的领导干部在周恩来面前往往就会感到紧张,因为过不了数字关。 1959年8月,周恩来审查修改国家计委和统计局起草、准备向人大常委会所作的报告稿。

报告稿里附了一张计划表。 结果,这张计划表经过周恩来的手后,每一行计划数字的备注里,都用红蓝两色铅笔计算了一个百分比数字,蓝色的表示数字无误,红色的表示算错了。 他批评说:“你们工作这样粗心大意,百分比算错了也不核对,就往上送,只是划圈,不负责任,这样工作怎么行呢!”1966年4月,周恩来到河北省大名县杨桥公社前桑圈大队调查研究抗旱打井工作。 他问在场的公社书记,打井多少?配套多少?公社书记答不上来。 周恩来随即批评说:“我在北京不晓得,你在杨桥也不晓得?”经常做一做“加减乘除”,算一算经济账,看起来简单,也可能很枯燥,用处却不可小瞧。

换句话说,就是要做到凡事严谨细致、胸中有数。

这里面的道理并不深奥,就是周恩来常说的:我们共产党人是人民的勤务员,要诚诚恳恳、老老实实地为人民服务,经济工作要越做越细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 这其实已经不仅仅是算经济账了,同时也是一本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政治账。 周恩来还说过一句话:“说真话,鼓真劲,做实事,收实效。 ”其中蕴含的实事求是的精神、科学严谨的态度和对国家对人民的高度责任感,都是今人的宝贵思想财富。

对一个领导干部来说,学会和善于“加减乘除”,既是掌握一种好的科学的领导方法,也是履行一种对国家对人民尽心尽职的领导责任。

〔作者徐宁,西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讲师,四川成都611930〕(《党的文献》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,请勿转载)。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惟创新者进,惟创新者强,惟创新者胜。时代是思想之母,实践是理论之源。实践没有止境,理论创新也没有止境。要完成好服务民族复兴、促进人类进步的历史重任,必须不断进行理论创新,在理论上跟上时代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随着党和国家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,我们党提出了独立自主、完全平等、互相尊重、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党际交往四项原则,进一步打开了党的对外交往新局面。

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。  “本以为扶贫牛没指望了,当村里打电话通知我来领扶贫牛时,我既感到吃惊,又很激动,没想到扶贫牛能重新发放到我们手中,感谢党和政府、感谢纪委的同志们。”贫困户瓦力别克·沙吾列提别克牵着失而复得的扶贫牛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你可能也喜欢: